中文件资讯网_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程序测试 >

山西孝义:巨量固废随意倾倒环保监管形同虚设

时间:2021-09-09 16:47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
山西孝义:巨量固废随意倾倒环保监管形同虚设_记者侯翔宇_新浪博客,记者侯翔宇,



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写入了党的十九大报告,可见其问题的重要性,因为它关系到建设生态文明的基本国策。但是,本报披露的这一事例,表明事发地对此问题并未引起孝义市的高度重视。两个随意存在的固废倾倒场,反映出有关企业涉嫌违法违规和政府部门不担当不作为。希望有关部门从增强“四个意识”、建设美丽中国的高度,严格按照法规,认真调查处理这一事件。还百姓一个蓝天,还大地绿水青山。

   中国联合商报 深度报道组 山西报道  2019年1月3日,新年中的山西省孝义市异常寒冷,整个城市被雾霾笼罩。与道相村一路之隔的两处固废倾倒场内外,一如往常地车辆穿梭、铲车轰鸣。一辆辆载重车装着满车的煤矸石、电厂煤渣等固体废物向场内倾倒,沿途灰尘漫天飞扬。  这两处倾倒场被围墙围着,分属山西省孝义市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有限公司(简称“道相固废倾倒场”)、山西省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简称“亿成固废倾倒场”)。据附近村民介绍,两个固废倾倒场已存在多年。《中国联合商报》记者现场调查发现,道相村旁的这两个固废倾倒场未按相关环境影响报告或批复所要求配建防洪、防渗漏等相关防危、防污设施。根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和环评报告要求,这些企业涉嫌违规违法。而《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在采访此事过程中,遇到了当地相关部门的相互推诿、踢皮球。                

 现场直击  固废倾倒场随意倾倒 

 道相村,山西省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所辖,距离孝义市区10余公里。从市区沿456县道上行前往山西省孝义市驿马乡方向,须途经该村。越接近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道相村,运送固体废物的往返车辆越多,车辆过后扬起阵阵灰尘,使原本的雾霾天空,污染程度更趋严重,能见度极低。  在紧临456县道西侧、与山西省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道相村隔路相望的山西省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从大门到厂区不时有运输车辆往来穿梭。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并无明显标示的道相固废倾倒场紧靠亿成煤炭公司厂区。从该公司正门向南沿路而上,第三个路口是一个不太显眼的大门,门口也无标示,这是运废车辆通往巨量固废倒场的必经之路。  “有六、七家企业都往里面送废料。”在走访过程中,当地村民告诉记示,道相的固废倾倒场已存在四、五年的时间,也有人说已有七、八年了。据当地村民证实,道相固废倾倒场的老板姓许,不是道相村人,因为固废倾倒场所在地归道相村,许老板跟村干部、一些村民都比较熟。  “一吨收5块钱的费用,一车是20多吨,每天有2000吨左右的(废料)量。主要是(倾倒)一些煤矸石、电厂煤渣类。”自称是山西省孝义市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有限公司姓许的负责人,通过电话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述说了相关情况。他表示,自己2017年开始对道相固废倾倒场进行承包。“倾倒场是用的道相村的地方,每年要给道相村的村民每人一袋粮食。”  据许老板解释,康民固体废弃物倾倒场的前身是道相村的垃圾场。根据他提供的《关于孝义市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有限公司新建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及土地复垦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吕环行审〔2018〕5号),该项目位于山西省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道相村西南,工程建设内容:包括新建厂房、拦渣坝、排水涵洞、截水沟、纵向排水沟、土地复垦及其他配套设施等。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通过近距离观察发现,除了看到运废车辆穿梭、铲车轰鸣外,并未看到吕环行审〔2018〕5号批复中所指的主体配套工程建设痕迹。现场与山西省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道相村一路之隔,虽然经过了长期固废倾倒场的依坡沿沟而填,但其所在的沟壑仍然还很深很宽。  当地村民称,如果有企业想往倾倒场倾倒固废,村干部或个别村民都可以帮忙联系,倒废的价钱还可以适当优惠,但需要给中间介绍人出点佣金。“有些废渣他们(道相固废倾倒场和亿成固废倾倒场)那也是不让倒的,煤矸石之类的可以。”不止一位村民表示,免费肯定是不可能让倾倒固废的。  许姓老板表示,道相固废倾倒场距亿成固废倾倒场虽然很近,但它们是两家,自己的固废倾倒场在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厂区的西南方向。而亿成公司设有自己的固废倒场,两家固废倾倒场谁也不管谁,都有自己的倾倒场地。  1月10下午,一位自称亿成公司负责人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提供了部分材料,其中一份是孝环行审【2014】46号《孝义市环境保护局关于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煤炭综合加工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的批复》。批复中要求:矸石全部外售,滞销或多余矸石送备用矸石堆场处置,备用煤矸石场要落实防自燃、防洪、防渗等措施,按照环评要求的堆存方式进行作业、管理,禁止随意倾倒。  亿成公司还提供了一份《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施工项目承包合同》。合同上显示,甲方:孝义市亿成煤炭综合加工有限公司,乙方:山西宇海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工程内容:甲方固废处理区域的拦矸坝及部分配套工程(排洪涵洞、消力池)。施工工期为60天。签订日期为:2018年6月2日。  山西省孝义市亿成公司负责人电话中声称,项目有批复材料,也按环评要求建设了相关的配套设施。他保证在1月11日把固废倾倒场环评建设项目实地图片发给《中国联合商报》记者。但截止发稿,记者也未收到山西省孝义市亿成公司负责人所说的实地照片。  根据2013年6月修定的《一般工业固体废弃物贮存、处置场污染控制标准》(GB18599—2001),在对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场址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时,应重点考虑一般工业固体废物贮存、处置场产生的渗滤液以及粉尘等大气污染物等因素。《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十七条也明确规定,收集、贮存、运输、利用、处置固体废物的单位和个人,必须采取防扬散、防流失、防渗漏或者其他防止污染环境的措施;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丢弃、遗撒固体废物。  然而,在前述两家固废倾倒场现场,《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发现运废车辆倾倒固废、铲车作业时并未采取任何环保措施,车辆带起的灰尘四处飘扬。加上是雾霾天气,污染更为严重。在现场,记者也并未看到两家固废倾倒场周边有明显防流失或防渗漏设施的存在。   

  深入调查:金岩公司、丰泰煤业“扎堆”倾倒   

    1月3日下午,《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在道相固废倾倒场进口处看到,有三、四辆车在门口排队过磅进入,不足20分钟,就有7辆满载废料的车辆进了固废堆场。  那么,究竟有哪些企业在往道相固废倾倒场倾倒不同的固体废料 ,经过1月3日下午、4日上午不同时间节点的实地调查、跟拍,《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注意到车门印有“山西省孝义市金岩热电有限公司”,车牌号为晋J43186、晋J43098等车辆在不同时间往返于道相村旁的固废倾倒场,晋J43098还不时出现抛洒现象。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还发现,车牌号为晋J32938的车辆从道相固废倾倒场空返行驶20余公里后,进入孝义市芦北村一处名为丰泰煤业的院内,10余分钟后,该车辆载废过磅后又原路驶向道相旁的固废倾倒场。  除上述两家公司疑似向道相村旁的固废倾倒场倾倒固废之外,还有从东义集团隔壁进出拉固废的车辆。记者看到一辆满载着散热气的废料从东义集团隔壁驶出,在东义集团一地磅上停留两分钟后,也同样驶向道相村旁的固废倾倒场方向。  许老板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往道相固废倾倒场运送固废的企业主要有金岩公司。但他未对丰泰煤业的倾倒情况作出说明,并否认有东义集团往道相村的固废倾场倒废情况。  而村民反映的是“有六、七家企业都往里面送废料。”通过记者实际调查,正如当地群众所言,与道相村旁的固废倾倒场有“业务合作”的企业并不止一两家。  根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第十四条规定,建设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确定需要配套建设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使用。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设施必须经原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验收合格后,该建设项目方可投入生产或者使用。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设施的验收应当与对主体工程的验收同时进行。  按照有关法规或监管要求,重点排污企业需严格按照“三同时”原则进行污染物处理设施启用,而金岩公司、丰泰煤业等企业的污染物处理设施是否投建或启用到位,这些企业缘何还通过付费向康民固废倾倒场等途经向外界倾倒, 

 采访遭遇:政府部门打“太极”企业要求高抬贵手    

    经调查,确实有多家企业疑似存在向道相固废倾倒场、亿成固废倾倒场倾倒、运送固废情况。根据《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法规和环评报告要求,这些产生工业固废的企业是否涉嫌擅自倾倒固体废物,前述两处固废堆场将外部企业运送的固体废物未经有效处理而直接进行倾倒、填埋是否符合要求,有关部门的常规监管又是如何进行的,  1月4日下午,孝义市环保局办公室一位杨姓主任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记者采访需要去市政府办公室或宣传部。随后,杨主任又称也可以去市环境监察大队执法室,并表示有一位韩主任负责处理媒体情况反映、信访。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随后来到市政府办公室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说,分管副市长、市长等政府领导有重要活动,无法接受采访。在记者要求下,工作人员将记者要采访的问题进行记录,但何时作出采访回应,对方声称需要逐级汇报,时间不好确定。  随后在环境监察大队,一位姓柯的副主任将《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反映的情况作了记录,表示会将情况转交监察中队尽快查处,等有结果会及时回复记者,具体时间同样无法确定。  然而,截止发稿,孝义市政府办、市环保局、市环境监察大队等单位没有一家向《中国联合商报》作出正式回应。  在孝义,当记者对有关疑惑寻求答案期间,该市政府办工作人员曾表示环保局冯局长可以接受采访,但无果而终。  “孝义市的污染企业比较多,以前有几百家,历史上环保欠账也比较多。”在等冯局长期间,杨主任向《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说。等了约半小时,杨主任又告知记者,冯局长有事暂时回不来,称记者反映的问题政府办和冯局长都知道了,肯定会尽快查处及时向你们回复,我等会联系监察大队的韩主任,说不定一会就跟你联系,最迟明天肯定会给记者介绍情况。  是否真如孝义市环保局杨主任和环境监察大队柯副主任所说,会将有关情况尽快查实或处理,1月5日上午,《中国联合商报》记者再次来到道相村旁的固废倾倒场进出口处,看到仍有多辆运送固废的车辆在进出。1月8日,环境监察大队柯姓副主任给记者打电话,称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有限公司做的是做土地平整项目,并不是什么固废倾倒场。  让人迷惑的是,既然是土地平整项目,山西省孝义市康民固体废弃物治理有限公司为何没有按要求新建厂房、拦渣坝、排水涵洞、截水沟、纵向排水沟、土地复垦及其他配套设施了 ,孝义市胜溪湖街道办道相固废堆场为何会收每吨5元的费用 ,到底是做土地平整还是经营,目前不得而知。如若是经营,每吨5元的收费标准是否经过物价部门的批复,  接下来的事情更加意外!“交个朋友,中午在一起吃个饭,以后都是朋友了!”1月6日上午,记者接到一位自称是道相固废堆场许姓负责人的电话邀请,但被记者婉拒。  无独有偶。1月10日下午,一位自称是山西省孝义市亿成公司负责人给《中国联合商报》记者打电话,简单介绍了亿成固废倾倒场的情况,表示他和康民公司负责人一样向记者提供了相关资料。当记者向其表明,并未在现场看到相关批复中所要求的防洪、防渗漏等相关设施。该负责人表示,希望能够高抬贵手,要记者和上级领导沟通予以通融。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记者的电话只留给了孝义市政府办和环保局,两处固废倾倒场负责人又是如何获得记者电话的呢 ,  《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遭遇孝义市相关部门“打太极”式推诿敷衍,记者的电话被人泄露给企业老板,而有企业要求记者高抬贵手,这种反常的现象,似乎有一种因果关系。在孝义采访期间,还有村民还向记者反映,兴安化工有限公司在下栅乡境内所建的赤泥库,造成下游村庄地下水污染。  对此事的进展,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编者按  

                  山西孝义欠百姓一片蓝天    

     习近平总书记对此多次作出重要批示指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2018年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要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分类处置。前不久,生态环境部印发《关于坚决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进一步加强危险废物全过程监管的通知》(环办土壤函〔2018〕266号)要求,各级生态环境部门要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深刻认识遏制固体废物非法转移和倾倒、加强危险废物全过程监管工作的重要性。要强化与相关部门的沟通协作,扎实推进有关工作。生态环境部将对各地落实情况定期调度督导,对责任不落实、工作不作为的,将通过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等机制严肃追责问责。  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垃圾处置,写入了党的十九大报告,总书记牵挂此事,政府部门强力推进落实。可见其问题的紧迫性、重要性。因为它关系到建设生态文明的基本国策。早在2006年,山西吕梁市就按照“谋求新跨越、实现新发展、建设生态吕梁”的战略目标,市委、市政府以吕政发[2005]14号文件出台了《吕梁市人民政府关于在全市推广“一企绿化一山”的实施意见》。十年过去了,山西吕梁孝义市依然对此问题似乎并未重视起来。两个随意存在的固废堆场,不考虑场内产生的渗滤液、粉尘等污染物因素,任由大量运输车辆涉嫌将未经环保处理的固体废物擅自倾倒、堆放,周边空气污浊,百姓苦不堪言;相关公司唯利是图,收了钱就放行车辆倾倒固废;监管形同虚设。这都涉嫌违法违规。而面对《中国联合商报》记者采访,有关人员百般推诿、回避,又是为了隐瞒什么呢,这些问题的根源,是政府部门不担当、不作为。如再不重视和解决,继续放任污染,后果是严重的。希望有关部门提高政治站位,从增强“四个意识”、建设美丽中国的高度,严格按照法规,认真调查处理孝义的这一事件。还百姓一个蓝天,还大地绿水青山。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